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52中文 >> 金屋恨 >> 第28章 二十九:石破天惊动京华

第28章 二十九:石破天惊动京华

今天中午下去买中饭,被班长抓去开会,汗,见谅,更新迟了.

再过几天,就会因为满了字数要下新人榜了,再过完这个星期,也会下强推榜了,汗,所以还没收藏的快点收藏吧,免的找不到地方.

收藏,收藏,收藏

*******************************************

“还请通报馆陶大长公主,说子夜医馆陈子夜求见。”

候府看门的小厮昂着头,打量着她,笑的轻蔑,“你以为大长公主是说见就见的?”

“那么我求见贵府陈大总管,还请小哥成全。”陈雁声从头上拔下发带,一头长发披散下来,虽然穿的是男装,但已露出一幅女儿情态。

闻名京华的子夜神医竟然是个女子,门房尚来不及讶异,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府内传来,“什么事在此喧闹?”

“二总管,”门房慌忙禀报道,“这个女子求见大长公主。”

“陈叔叔,”陈雁声微笑,“你还记得我嘛?”

她慢慢的撕下面具,露出一张熟悉明媚的脸庞,流转之间,风情宛然。

“娘娘,”陈朗惊呼,“娘娘怎么会……?”他的面色惊疑不定。

“其他的以后再说,”陈雁声扬眉,有些不耐烦,“我要见我的母亲。”

“是。”陈朗躬身应道,在堂邑候府当差多年,他是个审时度势的人,懂得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娘娘请跟我来。”

“娇娇,”当陈雁声出现在馆陶大长公主面前,馆陶大长公主难得失态,半分也顾不得,直接走下堂来,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娘——”陈雁声一刹那间眼圈红了,扑进馆陶大长公主怀里,“娘!”泪水簌簌而下。

“阿娇,你不是该在长门宫么?怎么会在……?”馆陶大长公主抱着久违的女儿,一时间也落了泪,毕竟母女情怀难抑,但理智很快就回到馆陶大长公主脑中,忙收了哽咽,略分来了些,问道。

“娘,”陈雁声又哭又笑,“那些以后再说,我求求你,先帮我救救初儿。”

“谁?”

“初儿,她是我女儿。我不肯进宫为刘据看病,他们把初儿和绿衣抓进去了,娘,你帮我救救她们,再慢些我怕就来不及了。”

馆陶大长公主觉得自己的心跳的很慢,她的脸色已经不能用精彩来形容了,“你……你说什么?”

“以后我在慢慢跟你解释。但初儿真的是我的女儿,我的亲生女儿,娘你的外孙女。娘你也不想要她出事对不对?皇……彻儿他不知道……”

“你别说了。”馆陶大长公主倒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将手一挥,“我立刻进宫。”她仰脸向外喊道,“陈朗。”

“老夫人。”陈朗进来行礼道。

“准备车马,本宫要进宫。……另外,派几个得力的人保护娘娘,在本宫回来之前,娘娘若出了差错,我唯你是问。”

*******************************************

“你说什么?”未央宫里,听见尚炎回禀,卫子夫震怒,“小小一个大夫,居然敢抗旨不遵?”

“奴才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人,所以没有防着让他跑掉了,但是奴才把那大夫的女儿和丫环给抓回来了。”尚炎连连磕头,禀道。

“抓住她们有什么用?”卫子夫慢慢冷静下来,问道,“尚炎,皇上怎么说?”

“她跑了?”宣室殿里,刘彻把玩着手上的杯盏,漫不经心道。

“是。”

子夜医馆陈子夜,经聂蒙调查,其实是一个女儿身,与他的臣属,桑弘羊与柳裔都过从甚密。刘彻想起当年丰乐楼一见的女子,后来他派李敢去查,并没有什么头绪。长安城闻名的清欢楼,菜品厨艺与那个女子如出一辙。刘彻记得,自己还欠下那个女子一个要求。

这个陈子夜,多半正是当年的陈夫人呢!

刘彻一笑,她的要求,会是放了她的女儿和丫环一马么?

他笑的冷冷,“将子夜医馆抓来的那两个人,……”他仔细思考了一下,“仗责十下,没宫为奴。”

*******************************************

“放开我。”

期门军操练校场边的小方室里,早早被死死按在绿衣的怀里,却依旧嚷道,幼稚的童音没人理会。

“那里面关的是谁?”少年经过时,停下身问了一句。

“破奴,走啦。”黑衣少年回过头来唤道。

“还不是皇长子的风寒久未痊愈,起出来的事端。”看守方室的侍卫被早早折磨了一个时辰,也有点不耐烦,见赵破奴过来询问,也不隐瞒,“皇上下旨请一个民间大夫来给皇长子殿下治病,那个大夫竟然溜了,侍卫们拿了人回来,也不知如何处置。”

“外面的大哥哥。”早早看的清楚,眼珠咕噜一转,放软了嗓音。玉雪可爱的容颜可怜兮兮,倒也满让人心存怜惜。

“什么事?”赵破虏蹲下身问道。在早早这样娇小的女孩子面前,他也不禁放轻声音,生怕惊着了她。

“他们要拿我和绿姨怎么样?”早早想了想问道,

“这,”赵破奴为难的考虑了一阵,“要看皇上的意思了。”如果皇上一时生气,极有可能受重罚,念及此,赵破奴不禁有些埋怨那个子夜医馆的陈馆主,按说为皇长子治病,是多大的荣耀,皇长子是皇上的嫡子,目前也是唯一的皇子,皇后视其为命根子,若得满意,便是飞黄腾达,也不是不可能,偏偏那个陈雁声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既然拒绝,拒绝就拒绝吧,居然不见了踪迹,连累幼女,实在不是男子所为。

“哦。”早早点点头,她倒也没有什么担心,在她心中反正相信娘亲和哥哥一定能救她出去,至不行还有桑叔叔,柳伯伯和师公在。

赵破奴看她无所谓的模样,心中一惨,以为她年纪尚幼不懂得其中的严重性,正要说话,忽听得霍去病在一边道,“破奴,你和个小女孩在那边扯什么?还不知道她能不能活过今夜呢。”

早早眯起眼睛,“你才活不过今天晚上呢。”做了个鬼脸。

“小小姐,”绿衣受惊,连忙捂住她的嘴,“不要任性了,不然会惹祸的。”

霍去病抱肘,倒也不生气,冷冷一哼,道,“小小年纪,就会装乖卖巧,也不知是怎么教的?”

“你……”早早这回是真的生气了,脸涨的通红,挣扎着绿衣的怀抱,“不许你这么说。”

“我怎么了,”霍去病也不明白自己为何和这个小丫头杠上,刚要继续,赵破奴拉住他,“她一个小丫头,去病你怎好与她计较?”

他冷哼一声,但也作罢了。

正在此时,长廊那边来了一群内侍,细声细气道,“宣读皇上口谕。”

“今有子夜医馆馆主陈子夜不遵皇命,违抗皇威,出逃在外,将其家眷责十杖,没宫为奴。”

一时间满场皆静,所有人打量着早早娇小玲珑的身子,连霍去病也露出了同情的眼色,这么小的女孩子,打了十杖之后,多半就没命了。

“还不拿人。”内侍尖声细语的声音响彻禁军大堂。

便有两个人上来要拉早早,忽听得殿外一女子威严肃杀的声音,“谁敢动我大汉朝的公主?”馆陶大长公主匆匆忙忙的跨进殿来。

“这……”内侍笑的惶恐惊异,“大长公主,”他微微躬背,“看你说的,这儿哪有什么公主。”

馆陶大长公主顾不得和他搭话,她看着被抱在绿衣奴婢怀中的那个眉眼极似阿娇的女孩,面上并没有惊惧之色,迟疑唤道,“初儿。”

早早愣住,缓缓问道,“你是……外婆么?”看着刘嫖缓缓点头,跳起来扑进她的怀跑,馆陶大长公主一时间觉得满世界俱止。含笑抱住怀中小小的身子,连声道,“好,好。”

“外婆,”早早又叫了一声,“娘亲说,外婆是娘亲的娘亲,外婆很疼娘亲,娘亲很疼我们,所以外婆也会很疼我们,这就叫,爱屋及乌。”她扬扬得意道。

“外婆本来就很疼你啊。”笑吟吟的小女孩玉雪可爱,眉目间透着一股机灵劲,馆陶大长公主当真是越看越喜欢,这才明白当初自己母后对阿娇的疼爱之情。

当早早唤出外婆这个字眼,所有的人都怔住,馆陶大长公主只有一女,而这个女儿却是当今皇上的废后,馆陶大长公主初进门的时候,喊的是,“谁敢动我大汉朝的公主”,各种意味,不说自明。

刘嫖冷眼看着传旨的内侍吩咐人回未央宫报讯,微笑着对早早道,“初儿,我带你去找你父皇好不好?”

“不好。我要去找娘亲和哥哥。”早早皱眉,敏锐的发现关键字眼,“父皇?”

“你还有哥哥?”

刘嫖只觉得今天是一个奇怪的日子,听到的消息一个比一个大而令她称心,一个皇子,一个属于陈家的皇子,这不正是她这些年企求而不可得的么。

“嗯。”早早重重点头,“哥哥叫陌儿哦。‘陌上花开缓缓归’的陌字。”她怕外婆不清楚,还特意补了个来源。但来源馆陶大长公主同样不清楚,不过她不可能去在意。

“大长公主恕罪。”一众内侍惊惶跪下。

“哼,”刘嫖余怒未消,一脚踢过去,“胆敢伤害皇家血脉,你的胆子也不小么。还有你们,”她指着周围的一群期门军,“一个也逃不掉。”

“外婆。”早早娇声唤道,“算了,娘亲常说,‘不知者无罪’。不要再追究了。”

她跳下刘嫖的怀抱,走到被这出乎意料的情况吓的面无人色的绿衣面前,软声道,“绿姨,没事的啦。”横眉回看霍去病,“你不是说我活不过今晚么?”个子虽小,竟有点睥睨的气势。

霍去病微微冷笑,“你的运气不错。”

馆陶大长公主看了看霍去病一眼,道,“今天看在小公主的分上,暂且先放了你们,以后胆敢对小公主不见,我饶不了你们。”抱起早早,向宣室殿走去。

*******************************************

“什么?”当小内侍禀告禁卫营中最新发生的消息,冷静如刘彻,手中的墨也不禁撒出去几滴,“你说的真的?”

“真的。”小内侍瑟瑟道,“馆陶大长公主大概已经抱着小公主快要到宣室殿了。”

“聂蒙,”刘彻厉声唤道,“阿娇不是在长门宫么?”

聂蒙惶然跪下,“回陛下,陈皇后的确在长门宫没错啊?”

“胡说!”刘彻正待发作,外面杨得意高喊,“馆陶大长公主求见。”

“你去长门宫看看怎么回事?”刘彻低声快速吩咐道,抬头望去,馆陶大长公主站在帘外,她怀中的小女孩笑吟吟的转过首来,隔着珠帘她的眉目如画,笑容娇憨,的确有几分阿娇幼年时的影子。

*******************************************

“什么?”听到同样的消息,卫子夫手中的茶盏跌下来,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馆陶大长公主向哪里去了?”她问道。

“奴才离开的时候,大长公主正带着那个女孩向宣室殿方向去。”霍去病答道,神情并不是太在乎的样子。

“姐姐,我们该怎么办?”听到这个消息,卫青也很讶异,他眉头深锁,感觉到威胁。

“不要紧,不过是个女儿。”卫子夫喃喃道,又像是自我安慰。

“这件事,关键是皇上的态度如何。”卫青分析道,“如果皇上依旧不喜陈皇后,那么陈阿娇翻不出什么风浪,若反之,则我们就麻烦了。”

“我去宣室殿看一看。”卫子夫霍然起身。

“姐姐,”卫青连忙拉住她,“我们行事一向小心谨慎,这次如果如此贸然,会不会……?”

“青弟,你错了。”卫子夫神情凛然,“如果这次回来的是陈阿娇,我自然不会轻易过去。但这次不过是她的女儿,想要知道皇上的心意,还有什么比这样更好的方法?我总不能让馆陶大长公主让一切已成定局之后再来想对策。”

喜欢金屋恨请大家收藏:(www.52zwx.com)金屋恨52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金屋恨最新章节 - 金屋恨全文阅读 - 金屋恨txt下载 - 柳寄江的全部小说 - 金屋恨 52中文

猜你喜欢: 金屋恨长姐她富甲一方清穿之贵妃长寿重生之亲王宠妃重生成女主的恶毒皇姐穿越农家锦鲤小福女妖女乱国我在汉朝搞基建[穿书]我的家园[综武侠]到清当自强穿成潘金莲怎么破~
完本推荐: 以下犯上gl全文阅读史上第一诡修全文阅读清穿之贵妃长寿全文阅读天作之合全文阅读男团战争全文阅读世界一级基建狂魔全文阅读金屋恨全文阅读杨柳细腰全文阅读文豪拒绝被碰瓷全文阅读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阅读全职高手全文阅读红楼第一狗仔.全文阅读到清当自强全文阅读盗墓笔记全文阅读魔王全文阅读穿成潘金莲怎么破~全文阅读星辰变全文阅读红楼之林家姑姑全文阅读在年代文里当绿茶女王全文阅读我爸是大佬带球跑的小娇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在年代文里当绿茶女王妖魔哪里走摄政王[综武侠]仙侠:开局先刷十年阅历!大佬他冷艳无双凌天剑神无敌大百科[快穿]史上第一诡修大流寇长姐她富甲一方末日圆环综武:开局打造绝世好剑我的读者遍布星际废太子生存指南星辰变召唤师他从不落单开局从相亲开始她在司爷心尖撩火危险人格拯救美强惨神龙天作之合傻瓜镇的居民妾无良悲剧发生前[快穿]全职高手斗罗之开局成为奥斯卡绫小路在柯学世界盗墓笔记我在游戏里当黄牛大宋有种

金屋恨最新章节手机版 - 金屋恨全文阅读手机版 - 金屋恨txt下载手机版 - 柳寄江的全部小说 - 金屋恨 52中文移动版 - 52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