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52中文 >> 金屋恨 >> 第104章 血泪封沙 八十六:昆明池上楼船盛

第104章 血泪封沙 八十六:昆明池上楼船盛

元狩二年秋,匈奴单于震怒于西面失败,欲杀浑邪王和休屠王。

两王害怕,商量降汉。休屠王中途欲悔,浑邪王杀之,并其部落,共率4万余人降汉。五属国纳其部众。汉从此遂占有河间地,断匈奴西路。

一同归汉的,还有休屠王王子金日磾,与母阏氏、弟伦俱没入官,输黄门养马,时年十四。

没有人料想的到,这个此时不起眼的匈奴少年,日后竟成为大汉朝廷的一方重臣。

霍去病处理了浑邪王的降汉后,荣归长安。皇帝嘉其巨功,封赏无数。霍去病年已弱冠,其母卫少儿欲为其操办婚事,与卫皇后最终挑了三名长安贵戚中家世最显赫的少女,反复斟酌。宣室殿却传来消息,皇帝欲为霍去病在长安城建一座府邸,霍去病不受,言,“匈奴未灭,无以家为也。”

上闻言一笑,赞其气魄,作罢。

卫少儿愕然良久,苦笑不已。

************************************

元狩三年初,当清凉殿里报上来,婕妤王沁馨病故时,椒房殿里,卫子夫的步伐一顿,良久方道,“知道了。”

未央宫里,一个失宠妃嫔的故去,犹如渭水河里的一滴雨水,了无痕迹。

卫子夫心中便有兔死狐悲之感,吩咐道,“无论如何,还是得向陛下说一声。”

然而刘彻传回来的吩咐颇为冷漠,只是道,“将皇三子刘闳交给刑轻娥抚养。”

皇三子刘闳,今年不过四岁,尚在呀呀学语中。未央宫里品级稍高一些的妃嫔,只有刑箬不曾育子,交给她抚养,倒也两全其美。只是有些寒心,曾经盛宠如斯的王沁馨,孤零零的死去,陛下连问也没有问一声。

元狩三年二月,王沁馨以婕妤品级下葬。

************************************

元狩三年三月,根据当年博望候张骞的建议,派往寻找从蜀地通往身毒(今印度)的使臣返回长安,向皇帝禀告道,虽滇王友好,派人帮他们寻求通身毒之路,但耗时一年多,在大理洱海附近,被昆明族所阻,最终功败垂成。

刘彻便觉得大汉的尊严被严重冒犯,极怒之下,欲要发军征讨。终被丞相李蔡阻住,言昆明族伴水而居,善水战,汉军却只习陆战,若真的发军,就算最后征讨下来,也必是损失惨重。其时满朝文武心中,已经觉得为了张骞一个希望渺茫的建议,朝廷已经花费了太多的人力物力,实在有些得不偿失。只是陛下乾纲独断,俱不能言。

晚上回长门宫时,刘彻尚不解气,恨恨道,“朕执政多年,连铁血善战的匈奴,都能攻克,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个小小的昆明族?”

阿娇心中一动,便知刘彻苦苦探寻的,便是日后的南方絲綢之路——蜀身毒道了。若是此事能早成,开通对外贸易,对大汉,实在是有莫大的好处,也就难怪桑弘羊对此事如是热衷。

汉朝虽无后宫不能干政的定例,但阿娇深知西汉诸位皇帝对诸吕乱权的忌讳,不好说些什么,只淡淡道,“陛下定是有办法的。”

第二日,刘彻在宣室殿召见长平候卫青,长信候柳裔,以及冠军候霍去病,商讨训练水军之事。

“亦不是不可,”卫青面有难色道,“只是训练水军,总是要有个能够容纳千万人的江湖的。而长安附近,似乎并没有适合的地方。”

刘彻微微皱眉,转眼瞥见长信候柳裔若有所思的神情,便问道,“柳卿有何想法么?”

柳裔拱手微笑道,“臣相信,陛下已有定见,何须微臣多言。”

刘彻咬牙道,“那些昆明族蛮夷小辈,胆敢挑衅我大汉天威,征伐是必要的。朕欲在上林苑内按洱海形状人工凿出一座池子出来,操练水军。三五载后,即可平夷。”

这个想法实在有些疯狂而奢侈,除了柳裔,卫青,霍去病都有些动容,霍去病忍不住道,“不必这样,最多将水军拉的远一些操练不就可以了?”

卫青心中一紧,自己这位外甥,少年得志,又向来极是受君王宠爱,向来是想什么说什么,大约不明白,这个君王若是决定了什么事,是无论花费多少人力物力都要做到的,拱手道,“去病年幼,他的话,陛下不必介怀。”

霍去病不满的看了卫青一眼,然而毕竟未再反对,低下头去。刘彻看在眼里,微微一笑,道,“朕主意已定,你们各自下去,挑一些适合水战的士兵上来。到昆明池凿完之时,朕要见到三千水军。”

三人便应道,“诺。”

开凿昆明池,需要大批经费。挥退卫青三人后,刘彻冷下神色,吩咐道,“召大司农桑弘羊进来。”

桑弘羊本在宣室殿外候着,闻言进殿,参拜道,“臣桑弘羊见过陛下。”

“起来吧,”刘彻不经意的吩咐道。“桑卿,朕问你,朕欲在上林苑里凿一座周四十里,形类洱海的池子,大约资费多少?”

桑弘羊便领命,在心中计量已定,禀道,“大约要三铢钱十万贯。”

这虽然不是一笔小数目,但还是比刘彻心中预计要少上不少。刘彻不免有些讶异,“弘羊估算准了?”

桑弘羊便微笑道,“其实就算花费多一些,也是值得的。陛下大约知道,长安周边虽有渭水,但京城繁华,饮水仍然有些匮乏。若自沣河上游引水,形成人工湖泊,上林苑地势高,水自动自动流向长安,则亦可保证长安城用水。单凭此点,便是费上再多的钱也是值得的。”

刘彻抬眉盯着他,道,“桑卿想的倒是周到。”

桑弘羊拱手谦恭道,“臣为主忧,乃是份内事。”

昆明池的开凿,在桑弘羊的统筹指挥下,井井有条的进行着。

陈阿娇暗地里猜的到,桑弘羊化用了不少日后的先进知识,至少使这次开凿昆明池,没有被骂劳民伤财太狠。

元狩三年里,刘彻下令设乐府,由司马相如负责,在天下搜集民歌。

转眼到了元狩四年,昆明池一应完工,刘彻携陈阿娇往上林苑观看。

阿娇必须承认,昆明池是极美的。水波荡漾,天光云影,沿池环绕着亭台楼阁,精致华美。坐在船上,一眼望去,心旷神怡。单从此看来,无论用的是什么理由,在刘彻心目中,最重要还是自己日后的游乐吧。

刘彻下令,打造了数艘巨型楼船,供水军日夜操练。

陈阿娇私下有些担忧,询问柳裔道,“昔日曹操也曾筑玄武池练水军,江东一战依旧大败,人工湖泊虽好,到底没有风浪。真的练的出精湛的水军来么?”

柳裔淡淡一笑道,“不过是小小的昆明族,这样尽够了。”

************************************

元狩四年夏,大将军卫青与冠军候霍去病各领骑兵5万,兵分两路北击匈奴。

这便是汉匈战争史上,最波澜壮阔惨烈的一章,漠北之战了。

霍去病出代郡,北越大漠,同匈奴左贤王部遭遇,经激战,匈奴北逃。霍去病率部猛追,至狼居青山和北海,俘王三人,将军、相国以下7万余人。此役霍去病深入两千余里,匈奴远走、漠南漠北皆肃。

卫青出定襄击匈奴。深入漠北、犁廷扫穴、寻歼主力,与匈奴单于相遇,鏖战之下,单于挥刀自尽。

至此,匈奴再无与汉一战之力。

元狩四年秋,大司农桑弘羊领上命,罢三铢钱,铸五铢钱。此后,大汉上下举国用新币。(注:此处较历史上提前了一年)。

************************************

这一日,一辆市井中常见的油壁车,缓缓驶向长安城东墙宣平门,在一户高宅大院前停下。掀帘的女孩高声唤道,“婆婆。”衣着虽素,料子却是极贵重的蜀锦,一匹便是普通人家一个月的收成。大约十岁左右,眉宇秀丽,透着一丝尊贵之气。经过的街坊偷偷打量,窃窃私语的猜测着这两位客人的身份,却都不中。

经过这么多年的优渥生活,岁月虽无情,却没有在申大娘身上印下太多痕迹。见了阿娇母女,自是高兴,却不免有些忧心,上下打量了好久,方牵起阿娇的手,皱眉道,“阿娇,干娘有桑大人他们照顾,你身份贵重,其实不必亲自来看我的。”

自元狩二年从甘泉宫回来后,陈阿娇便多少能够自由出宫些,偶尔亦来探望干娘,解解申大娘独自生活的孤寂。

“怎么会呢?”一旁,刘初笑盈盈的道,“你是婆婆么。”

便有下人上来奉茶,阿娇微笑接过道,“奉嘉不在,阿娇常来陪陪干娘,不好么。”

奉嘉便是申虎弱冠后,萧方为其取的字。人各有志,不能相强。她虽曾冀望申虎随柳裔从军,助柳裔一臂之力。但申虎一心向武,对战场并无向往之心,她便也不相强。当年在唐古拉山,申虎学武本就比阿娇用心,这些年来,随着郭解在外游荡,大约更是精湛罢。

只是阿娇有时候会想,申虎可以依着自己的心思选择生活。自己的陌儿却只能一步一步的,向着那个温和精明的皇子,走去。如果不是生在帝王家,是否,陌儿也更愿意做一个纵剑天涯的游侠呢?

一日一日的,将当初踏遍天涯的豪情,埋葬在那座锦绣深宫。

“阿娇,”申大娘似看透了她的心思,叹慰道,“你有着尊贵的身份,和他们不同。而且,一个女子,总不好像他们一样在外当甚么游侠吧。”

她便将那些晦涩的事情抛到脑后,微笑道,“不提这些了,今天我来当个孝顺女儿,下厨给干娘做菜吧。”

“这……”申大娘刚要劝阻,刘初就欢呼道,“太好了。婆婆你不知道,娘亲极少肯下厨的,我和哥哥已经记着好久了。”

阿娇又好气又好笑,抓着刘初道,“你过来给娘当下手吧。顺便也该学学下厨了。”

刘初愕然挣扎,“我是大汉公主,为什么要学,学了做给谁吃呢?”

伺候在一边的婢女乃是新进,听着这个惊人的身份,吃了一惊,不知是真是假,一时间怔在一边,看着二人去远了,上前轻轻问道,“老夫人……?”

申大娘轻轻回过身来,望着她,肃声道,“清容,陈娘娘母女的身份,你若是说了出去……”

清容一向觉得伺候着的这个主子性情和蔼,但这一瞬间,看着她沉下的容颜,却不自禁的打了个寒战,屈膝道,“清容知道了。”

灶房里不时传来刘初清脆的声音,“是先下油么?”

“哎呀呀,加多少水呢?”

“怎么切菜?”

……

许久后,是陈阿娇抓狂的声音,“闭嘴,……孺子不可教也。”

“老夫人,”管家轻轻穿过长廊,来到大堂,向申大娘禀道,“门外来了一辆车,车上人说是姓王的公子,来找小姐的。”

申大娘想了想道,“请他们进来吧。你去通知小姐一声。”

管家低声应道,“是。”

门房领了命出来,微笑道,“公子请进吧。”

车内传来男子轻轻应声,黑衣男子下得车来,瞥过门房一眼,门房只觉得浑身一冷,便不敢抬头再看。

一边,杨得意微笑道,“就是这里了。”

“申夫人。”大堂上,刘彻颔首为礼,道,“打扰了。“

申大娘有礼应道,“不会。不知公子与……小妇人义女是?”

身后,刘初行过长廊,远远望见,欢喜唤道,“父……爹爹。”

申大娘只觉得浑身一颤,瞬间明白了眼前人的身份,脸色渐渐变了。

刘彻微笑回首,接住刘初,问道,“你和你娘在做什么?”

“娘亲今天下厨哦,”刘初不免眉飞色舞的道,“我帮娘亲打下手,”脸色一垮,伸出手来,指着道,“被油溅到了,娘亲还说我,‘孺子不可教’。”

刘彻不免失笑,看着门外的阿娇。阿娇显然没有料到他会出现在这里,面上尚有几分讶异。

“朕……我今日本来便打算出来的,听说你和初儿在此,便过来看看。”

阿娇点点头,心知期门军大约已经暗中在申府外了。向着下人吩咐道,“你们先下去了。”

离去前,清容不免回头看了一眼,这个英俊尊贵的男子,便是大汉的帝王么?

“有倒是来的早不如来的巧,”杨得意在一边微笑道,“正巧碰上夫人亲自下厨呢。”

刘彻微笑着看着阿娇,道,“我也没有看你在长门下过厨的。”

阿娇不免傻笑,道,“我懒么,能够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为什么还要自己动手呢?”

不知道为什么,刘彻心中仿佛划过一抹淡淡的失望。明明阿娇已经在他的身边了,他却有一种错觉,她的心思,尚缥缈在别处。念及此,面色不免沉下几分。却颔首道,“大娘昔日对内子的救命之恩,我在此谢过了。”

申大娘惊道,“不敢当。……其实娘娘美丽良善,大约人人见了都是愿意善待的。”

刘彻淡淡道,“朕知道。”

菜上上来,倒是色香味俱全,连清欢楼都难以望其项背。刘彻却不免忆起阿娇流落出宫后他们第一次相逢在闻乐楼时的景况。虽然如今闻乐楼江河日下,当年在长安城却是极富盛名的。那一次在闻乐楼,亦是阿娇亲自下厨,他却不知坐在对面的是她。

如果,是他记忆中的阿娇,受了偌大委屈,又兼身怀帝裔,见了他,不该是哭闹诉苦,而不是冷静的在一边,分析着利益得失么?

到底是从前的阿娇一直在面上单一,心底计量,还是如今的,他望着身边的她,心中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忧虑,聪明的能够抽身出来,静看一切得失?

申府外传来一阵喧闹之声,刘彻不免皱眉,问道,“怎么回事?”

管家进来禀道,“门外来了个方士,胡言乱语,说什么宅子上方紫气粼粼,必有极贵之人。”言下嗤笑,竟是不信之意。

刘彻闻言愕然,他今日来申府,的确是临时起意,连自己先前都不曾想到的。那么,莫非此人的确有通神之能?

“让他进来罢。”刘彻淡淡吩咐道,多年的帝王生涯,让他习惯的以命令的口吻说话,忘了自己的做客身份。管家有些奇怪,但慑于刘彻身上的气势,应声道是。

“贫道姓李,旁人唤我少翁。”方士在堂下打了个稽首,抬其头来,衣裳虽落拓,形容间却透出一丝奇伟来。望着刘彻道,“陛下在此,少翁有礼了。”

陈阿娇微微皱了眉,记得刘彻后半生,笃信方士,为求长生之道,耗费无数。大约就是从这位李少翁开始罢?

“李先生有何本事?”刘彻问。

“贫道能致人精魂。”

“朕并无欲见之人。”刘彻淡淡道。李少翁不免愕然。

阿娇眨了眨眼,唤过刘初,交待了几句话。刘初点点头,跳下来,走到李少翁面前,伸出双手,问道,“李先生若能通神,我有一只手中抓了一颗金瓜子,先生可否猜出是哪一颗?”

“这位也是贵人,想来是帝女吧。”李少翁微笑道,“惜呼从面相上看,命途多舛,好在终能善了。”

虽然心下认定此人不过是投机之徒,陈阿娇面色依旧不免沉下,冷笑道,“多谢对小女关心,先生还是先猜一猜吧。”

李少翁见刘彻神色平静,看不出喜怒,咬牙破釜沉舟道,“左。”

刘初面上泛起欢愉的微笑,道,“先生确定?”

“自然确定……在右了。右为尊者。公主,少翁说的可对?”

刘初噗哧一笑,眼中流露着难解的光芒。李少翁看的心惊,他适才说的虽然是随机胡诌,但女子早慧,的确易损心脉。

“李先生,”刘彻垂下眸,道,“先生这回看清了?”

“是,陛下。”李少翁转向刘彻,跪下道,“公主两手俱无一物,所谓金瓜子一说,不过是娘娘想要试试少翁。娘娘,”他看着陈阿娇,道,“少翁说的,可对?”

陈阿娇微微一笑,吩咐道,“早早,将手张开给李先生看看。”

“是。”刘初清澈答道,摊开两手。

她的左手上,赫然躺着一粒金瓜子。

刘彻勃然大怒,寒声问道,“你是如何知道朕来此的?”

李少翁面色惨白,跌坐在地上。

“陛下,”阿娇轻声提醒道,“这里是申府。”刘彻这才醒神,吩咐道,“将他押往廷尉府,交张汤审讯。”

两个侍卫应了一声是,上前将李少翁拿下。

“娇娇,”刘彻看着阿娇,忽然问道,“娇娇信这世上真的有能通神之人么?”

阿娇不免一怔,若是在从前,她自然是说不信的。可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奇怪的际遇,以及元光六年生产之前那场似真似幻的梦,都让她此时不能斩钉截铁的说出个不来。

“也许,”阿娇斟酌着,“这世上真的有这样的人。但阿娇更相信,这世上,欺世盗名的人更多。”

就如李少翁。

元狩四年末,内廷吏张汤回报,李少翁在廷尉府自尽,此前曾交待,是在元朔五年钟鼓楼上见过陛下一面,那天在街上认出,意欲一博功名富贵,却不料功败身死。

************************************

这一章时间拉的比较长,前面是过渡情节,所以到3000字,觉得情节不够,怕大家看了不够。就继续往下写了。大约有平常两章长度。

到了下一章,进入元狩五年,李夫人便要出场了。

历史记载,元鼎六年,李夫人死。根据某书友意见,假设她死的时候25岁,往前推,元狩五年,大约18岁。

风华正茂的MM啊。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金屋恨请大家收藏:(www.52zwx.com)金屋恨52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金屋恨最新章节 - 金屋恨全文阅读 - 金屋恨txt下载 - 柳寄江的全部小说 - 金屋恨 52中文

猜你喜欢: 我在汉朝搞基建[穿书]穿越农家锦鲤小福女我的家园[综武侠]穿成潘金莲怎么破~金屋恨重生之亲王宠妃到清当自强重生成女主的恶毒皇姐长姐她富甲一方清穿之贵妃长寿妖女乱国
完本推荐: 摄政王[综武侠]全文阅读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全文阅读穿成潘金莲怎么破~全文阅读杨柳细腰全文阅读星辰变全文阅读为父指南全文阅读拯救美强惨神龙全文阅读金屋恨全文阅读男团战争全文阅读傻瓜镇的居民全文阅读史上第一诡修全文阅读全职高手全文阅读不断作死后我成了白月光全文阅读遮天全文阅读世界一级基建狂魔全文阅读以下犯上gl全文阅读清穿之贵妃长寿全文阅读魔王全文阅读我炒CP翻车后全文阅读在年代文里当绿茶女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撒娇为父指南被病娇捡到后大流寇穿进无限文科高考大唐扫把星无敌大百科[快穿]妖魔哪里走到清当自强大佬他冷艳无双悲剧发生前[快穿]美综世界无敌之旅神卡时代摄政王[综武侠]学霸的成攻之路砂忍骨医在忍界重生之亲王宠妃重生成女主的恶毒皇姐长夜余火危险人格大江大河之我是Mr宋金屋恨红楼之林家姑姑放肆[娱乐圈]从亮剑开始崛起我掌控了灵气复苏穿成潘金莲怎么破~杨柳细腰综武:开局打造绝世好剑她在司爷心尖撩火

金屋恨最新章节手机版 - 金屋恨全文阅读手机版 - 金屋恨txt下载手机版 - 柳寄江的全部小说 - 金屋恨 52中文移动版 - 52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