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52中文 >> 金屋恨 >> 第143章 歌尽浮生 一二五:东边日出西边雨

第143章 歌尽浮生 一二五:东边日出西边雨

人常道,“小别胜新婚。”何况,近月的分离刚刚让刘彻与陈阿娇理清了些许彼此之间纵横杂乱的感情,思念深重。回到别院,刘彻挥退了一应侍从,揽佳人入怀,轻柔拆下她束发的玉簪,一头青丝如瀑般流泻而下,近到拂过他的面,尚余着一缕极清雅的发香。她哧的一笑,嫣然问道,“你怎么会这个时候回来呢?”眼波流动婉转,愈发娇美难言。

刘彻心头微微一窘,他素性爱美人,可是数次将他逼到做出连自己都觉得冲动的行为的,只有一个陈阿娇。然而面上却不露出来,只淡淡微笑道,“娇娇难道猜不出来?”

当日写那首诗遥寄给他,不过是因为,既然自己在心烦,自然也要拉他下水,不能好过了去。却没有想到,他会抛了那车马仪仗,亲自来临汾见他。然而他这样做,平心而论,她心里却是欢喜的。有一个男人为了你,抛开了正事,策马来见你,但凡女子,心里多半是要欢欣的,何况,那个人,看起来本是不可能做这样的事的人。

“可是,”她方要再说,刘彻却已经按捺不住,低低道,“其他的事,等会再说吧。”低头吻住她娇艳的唇。他的吻霸道而又炙热,她很快就招架不住,与他倒在榻上。

她只觉得自己便像一只在茫茫孤洋里飘荡的孤舟,每一次大浪涌来,都觉得要灭顶;然而他却一次次掀起更大的浪涛,让她无法招架。

在榻上厮磨到傍晚,刘彻方起身,穿戴齐整后,柔声对已经醒了,精神却懒懒的阿娇道,“你再睡一会儿吧。”转首吩咐绿衣道,“留在这儿照顾娘娘。”

绿衣心下欢喜,微笑的屈着膝道,“奴婢谨遵陛下旨意。”

御前总管杨得意不在,唯一跟着皇帝回来的内侍小容守在内室帘外,见刘彻出来,连忙躬身道,“郎中令上官桀跪在院内,说是无能有负陛下意旨,特来请罪。”

刘彻怔了一下,这才想起回来之前示意上官桀盯住那个叫宁澈的士子。此时扬眉冷笑道,“不过是一个士子,他上官桀都看不住。朕还要他做什么?”

“陛下说的是,”小容躬身恭敬道,“只是上官大人……”

见到阿娇,刘彻心情本已平复。然而此时念及邸报上对宁澈的提及事迹,不觉怒火攻心,回身甩袖道,“让他到大堂来见我。”

上官桀进了大堂,看着上座上端坐着的帝王正俯首喝茶,面上看不出喜怒,心下咯噔了一下,知道此事不谐,跪下禀道,“罪臣上官桀,参见陛下。”

刘彻沉默了片刻,方道,“说说看吧。你堂堂的大汉郎中令,这临汾城内能供你调遣的期门军也有近百,如何让一介士子走脱?”

“那宁澈想来并不是普通士子。”上官桀低头禀道,“因为陛下并没有明确吩咐如何处置此人,臣不过带了数个侍卫缀着他,见他回了家,吹了一会篴,便停了。臣并未在意,只不过与人守着他家。不想很久不见动静,这才进去查探,却早已不见踪迹,只在他家发现了地道,通向城郊。”

“庸才,”刘彻怒极,掷出手中杯盏,砸向上官桀。上官桀不敢退避,额上硬生生受了一击,立刻见了血痕,连带茶水茶叶泼了他一身,极其狼狈。刘彻尚不解恨,道,“将他叉出去,连那几个不长进的侍卫,都责罚十杖。”

房中,陈阿娇亦醒了,由绿衣服侍洗浴,听了院中杖责声与闷哼声,不由问道,“外面怎么了?”

“听说上官大人奉陛下命调查宁公子,结果被宁公子在眼皮底下失了踪影,正受杖责呢。”绿衣不忍道,又凑近阿娇,用极轻的声音道,“陛下倒是与娘娘所见相同,这宁公子果然有些门道,不是普通人。”

陈阿娇淡笑不语,别的不说,那日在飞鸟湖旁,路径泥泞,纵是她与刘彻,下裳亦不免染上泥泞。宁澈惯穿白衣,想来有些洁癖,然而不经意的小毛病最会泄露一个人。一个普通士子,能在遍地泥泞里保持衣裳洁白么?

“其实,”绿衣又道,“飞泓已经缀着宁公子,上官大人本不必受罚的。”

陈阿娇看了她一眼,眼神明澈,绿衣不禁惴惴,“娘娘,奴婢说错了什么了么?”

她淡淡道,“飞泓的事,不可对人提及。”

“为什么?”绿衣问道,“娘娘不是和陛下和好了么?若能安抚陛下的怒气,何乐而不为?”

“因为,”她站在帘后,起身穿衣,“陛下不仅是我的夫君,他也是大汉的陛下。若他派去的人没有办到的事,我却办到了。等于是在扫他的面子,他纵然不说,心中也会不悦的。”

尤其,此事因她而起。

“怎么能够那样比?”绿衣不服气道。“上官大人走的是官面明道儿,飞泓却是江湖上混的好手,如何比?”

“反正你记得,不要提。”她点了点绿衣的鼻,道。

“好么。”绿衣应道,又问,“陛下既然回来了,娘娘如今是穿新制的衣裳,还是穿从宫中带来的衣裳?”

“这,”阿娇犹豫了一会,道,“有始有终吧。等离了临汾,却不要将这些衣服带回去了。”

这不过是她从富贵繁华的长安出来,偷喘的一口气,圆一圆一个田园梦。梦醒了,天明了,便回去,梦境中的事,抹了干净,了无痕迹。

绿衣点了点头,挑了一件青色衣裳,替她换上。

出了房,下了廊,便见刘彻一身黑色衣裳,负手站在院中瓜果旁,听见声音,回过头来,见了她的衣裳,眼底闪过一丝讶异,面上却笑意盈盈,道,“娇娇醒了?”

“那么大动静,我要再不醒,可就不好了。”她微笑道,“彻儿在看什么?”

刘彻的眸亮了一亮,执起她的手,道,“没什么,只是看到了这些瓜果,想到民生而已。昔文皇帝有言,‘农事为天下之本’,实乃至理。朕打了这些年的仗,似乎也要顾一顾民生了。”

“陛下能这样想,”她欣然道,“也是百姓之福。不过……,”

她尚未说下去,却见缥紫过来禀报道,“陛下,陈娘娘,”她进宫不久,虽然陈阿娇待她亲善,却少见皇帝的。如今在刘彻面前,不免瑟瑟,勉强说完,“那位钱大婶来访,想见一见娘娘。门下不知如何处理,让我来禀报一声。”

够资格求见陈阿娇的,临汾城不是没有,只是不会是一介农妇。何况,她并不知道陈娘娘身份。陈娘娘在外面遇见了人,如何对待亲善,是陈娘娘自己的事。但他们到了别院,就不一样了。

“是吗?”陈阿娇有些讶异,放开刘彻的手,嫣然道,“请她进来吧。”

“龙夫人,”农家里彼此亲善,闲暇时串串门,最是常见的。他们搬来此住的不久,众人看他们气度不凡,又兼不知底细,本持观望态度。然而陈阿娇与人亲善,颇得人好感。钱大婶今日又见了人家夫婿归来团聚,干完了农活回家想了想,抓了些东西就来拜访祝贺,然而院中龙家下人的气势脸色却让她战战兢兢,见了陈阿娇才喘了口气,微笑道,“今日见龙先生回来,正巧新抠了藕,挑了些白嫩的,送过来,给贤夫妇当下酒菜,也算是贺你们夫妻团聚。”

阿娇眨了眨眼,感觉倒是很新奇,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倒还没有收过不相干的人的礼。极是感念钱大婶的心意,接过篮子道,“那就多谢大婶了。不过,我也不能白收你的东西。”回身吩咐道,“缥紫,去拿些钱来。”

离刘彻远了,缥紫便恢复了灵动,吁了口气,屈膝一笑去了。

“不用了。”钱大婶摆手笑道,“农家这个时节,最多的就是藕,不值几个钱的。哪敢收夫人的。”

陈阿娇嫣然道,“可巧,我家最多的就是五铢钱了,不值大婶一篮藕的。”

一席话说的钱大婶也笑了,道,“既如此,那我也就收了。”远远的看了刘彻一眼,凑近阿娇道,“龙夫人,你的夫君看来是个了不起的人物,难得又疼你,要惜福呢。”

阿娇听得又一笑,送走了钱大婶,将藕篮交给缥紫,吩咐道,“给厨下的人,让他们晚上做来当晚膳吧。”

缥紫应了一声是字,轻轻退下。

“看来,”身后传来刘彻戏谑的声音,却原来刘彻趁着她交待缥紫的时候,已经缓缓走近,道,“若不是朕来的及时,再过些日子,娇娇便真的要成了农妇了呢。”

她扑哧一笑,回身正色道,“既然如此,东巡返回的仪仗还要几天才能到临汾。不知道这几天里,陛下可愿陪阿娇扮一扮农夫呢?”

刘彻怔了一下,望着她,徐徐道,“卿所愿,朕不辞也。”

**********************************

上官桀挨杖罚之时,上官云与上官灵都在别院之中。上官云从房中推了窗看,远远的见了哥哥面上惨白,更是哀呼连连,不觉泪水涔涔而下,听得上官灵在身后轻轻叹了一声,回声怒道,“那也是你的哥哥,你为何没有半点哀伤?”

“姐姐这样说就不对了。”上官灵垂眸道,“姐姐焉知妹妹没有难过?只是难过了,一定要像姐姐那样哭么?我们还是先讨了伤药,待会为哥哥上药吧。”

上官云压下心底火气,自去讨了伤药,与上官灵来到上官桀下榻的地方。

上官桀上完药后,趴在榻上,叹道,“云妹,做哥哥的千辛万苦为你们两个挣下如此机会,你身为长姐,怎么还没有灵妹聪慧,白白放过了呢?”

上官灵站在上官云身后,闻言一怔,咀嚼着灵妹两个字,淡淡一笑。

从前都只唤她阿灵的,现在,改换心思了么?

上官云恨恨瞪了上官灵一眼,委屈道,“我做不来那样的事。”

她是大家小姐,自诩琴棋书画,都不逊于人。便是陈娘娘最擅长的琵琶,也能精通。本来踌躇满志,却不料陈娘娘根本不是按牌理出牌的主。

上官桀暗叹一声,想道,真是朽木不可雕也。也怪爹娘和自己将她宠坏,意兴阑珊道,“你们都回去吧。”

上官云忍气回房,终于对上官灵吼道,“你得意了吧。不过是庶出女儿,却得到陈娘娘赏识,连哥哥都另眼相待,终于踏过我一头,得意了啊。可是委屈自己讨好人家,有什么了不起?”

“姐姐这话说差了。”却不料上官灵摇摇头道,“第一,娘娘虽然不见得喜欢姐姐,但待妹妹也是一般,看不出喜恶来。第二,姐姐觉得出身高贵,不肯与平民为伍,却不知道真正高贵的人,如陈娘娘,无论行何事,还是高贵之人。纵然陛下亲眼所见,不还是对娘娘宠爱有加?姐姐太在乎此节,却是着相了。第三,我从来不觉得委屈。”

“娘娘行事,虽然出人意料,这一个月里,我跟她到处行走,行平生所未行之事,只觉畅快,对她更加敬佩,没有半点委屈。”

上官云一怔,看着这个一直站在她身后的妹妹,眼神陌生。仿佛那不是与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而是一个从未见过的姑娘。

**********************************

终于赶出来了这章,完成任务。

说几件事情。

第一,明天就是十月,也是女频包月作品月票评比的第一天。因为这本《金屋恨》已经接近结尾,开始收束了。新书却遥遥无期。所以,十月是我近期内参加月票评比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机会。还望各位观看本作品的包月读者支持一下我,贡献一张月票。不胜感谢。

女频包月书的月票评比是刚刚实行,所以,我也不知道如何投月票,还望你们自己摸索了。从十一国庆节开始。呵呵。

第二,虽然九月我紧写慢写,还是没有达到解禁的10万字要求。不过,我向编辑恳求了一番,到底能解禁一章,随本章更新同时发布,未包月的用户可以去看。算是送你们的小小礼物。

而小说讲究松驰有度,所以,在卫家倒台后经过这么多章轻松温情的戏,到九月最后一天,暂时告一段落。明天,就又会进入山雨欲来了。

第三,广告。曾经写过《胭脂大宋》的起点女频写手禾早又开新书,本次乃是网游题材,叫做《猫游记》,书号是145293,似乎是新书榜第一,十月参加PK,还望包月用户支持一张PK票。

祝国庆愉快。(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金屋恨请大家收藏:(www.52zwx.com)金屋恨52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金屋恨最新章节 - 金屋恨全文阅读 - 金屋恨txt下载 - 柳寄江的全部小说 - 金屋恨 52中文

猜你喜欢: 我在汉朝搞基建[穿书]金屋恨重生之亲王宠妃清穿之贵妃长寿穿越农家锦鲤小福女重生成女主的恶毒皇姐长姐她富甲一方我的家园[综武侠]妖女乱国穿成潘金莲怎么破~到清当自强
完本推荐: 我爸是大佬带球跑的小娇妻全文阅读绿茶女配真的不想红全文阅读为父指南全文阅读到清当自强全文阅读学霸的成攻之路全文阅读穿进无限文科高考全文阅读摄政王[综武侠]全文阅读放肆[娱乐圈]全文阅读星辰变全文阅读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阅读男团战争全文阅读金屋恨全文阅读红楼第一狗仔.全文阅读不断作死后我成了白月光全文阅读清穿之贵妃长寿全文阅读盗墓笔记全文阅读他的冲喜小娘子全文阅读天作之合全文阅读撒娇全文阅读傻瓜镇的居民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山有木兮文豪拒绝被碰瓷我掌控了灵气复苏当打工仔开了外挂前夫他悔不当初萝卜精的真千金日常美综世界无敌之旅神凰不为徒末日领主被病娇捡到后拯救美强惨神龙妾无良穿越农家锦鲤小福女都市:我能看透万物的来龙去脉危险人格悲剧发生前[快穿]穿进无限文科高考我爸是大佬带球跑的小娇妻真千金下山了超神学院之异能者天作之合极道天魔全职高手绿茶女配真的不想红在年代文里当绿茶女王大唐扫把星踢飞恶毒O配剧本末日圆环星辰变大周仙吏

金屋恨最新章节手机版 - 金屋恨全文阅读手机版 - 金屋恨txt下载手机版 - 柳寄江的全部小说 - 金屋恨 52中文移动版 - 52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