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52中文 >> 金屋恨 >> 第169章 歌尽浮生 一五一:一曲清歌尽浮生

第169章 歌尽浮生 一五一:一曲清歌尽浮生

陈阿娇在西殿与刘陵下着围棋,虽面上一片漠然,心里还是有些牵挂。刘陵刷的一声,将棋盘拂落,叹道,“阿娇若是不放心,便去看看吧。总好过人在此,心不在此。”

她愕然片刻,苦笑道,“我到底还是在意了。”放下棋子,心思烦乱。不欲过去看正殿里二人如何相处,亦不想坐在这儿长吁短叹,霍然起身道,“陵儿陪我去骑马吧。”刘陵知她心里不畅快,摇头道,“算啦。你自己出去透透气吧。”

她从行宫马厩牵了马,自出行宫。宫人不敢相拦,连忙向皇帝所在正殿禀报。杨得意听了不敢怠慢,连忙掀帘进来,在刘彻耳边轻轻道,“陛下,陈皇后骑马出宫了。”

其时刘彻正放下赵盈眉的手,赵盈眉跪的离皇帝极近,近到可以看见皇帝冕服下摆细致的玄色针脚,隐隐约约的听见那人在皇帝耳边说了些什么,中有皇后字眼。陛下轻轻“哦”了一声,淡淡一笑,那唇角勾起的笑容,若她未曾看错,竟有着半分欢欣味道。

一颗心忽然慢慢沉下去。

她的父亲,曾是未央宫皇门守卫官。母亲产下她后,父亲不知因何缘故,受了宫刑,任中黄门,最后因坐罪,处死于帝都长安。

那是母亲口中车水马龙遍地繁华的长安。

幼时,她常听母亲说起遥远长安那座人间最绮丽庄严不过的未央宫。妃嫔们每日洗下的胭脂,能将渭水染成绯红的色泽,宛如桃花。父亲当年笑着对母亲说。母亲是个坚强的女子,既然失去了丈夫,就将丈夫生前说的话都说给女儿听,以期女儿能多对父亲有些印象。

而她一日日的长大,花容月貌,方圆百里,无人能及。而同她的美貌一同成长的,是她的心机。

她向往着父亲口中的那座宫殿,只是,她若要进,断不肯如父亲般用奴婢的身份。要做,就做那座宫殿的主人。那样如花似月的容颜呀,要她甘心老死于乡野,太难。

能养出她这样的女儿,母亲又何曾是个简单妇人?来之前,母亲抚摸着她的容颜,神情冷硬,“我就不信,”她咬牙道,“陈皇后已经如许年纪,能比的过我的盈眉。”

是啊,她刚过了及笄年纪,年轻的气息,让她的美貌,张扬在每一寸肌肤。

而陈皇后,听说,尚比陛下还要大着两岁。

再美的女子,到了这个年岁,早该凋谢了容颜。

她从来没有想过,陛下看不上她。

为了踏上这座宫殿,让陛下一窥她的美貌容颜,她们母女赔上一生做一场豪赌,摆了一个那么盛大的噱头,付出太多代价,若一无所收,等待她们的,将是什么样的下场?

从殿门里照进来的光线,在陛下侧脸上留下一道暗影,弧线无情的优雅,淡淡一笑,道,“既如此,得意就随朕去寻朕的皇后吧。”负手将出,杨得意愕然唤道,“陛下,这位赵姓女子如何处置?”

赵盈眉尴尬的跪在殿上,听皇帝漠然回过首来,俯望着她,一双眸漆黑如看不见底的黑碳,冷酷道,“此女意犯欺君,着期门军带下去,即刻赐死。”大惊失色,委顿在地,面上泪下,凄然道,“陛下,民女何敢如此?”脸色泛白,梨花带雨,惹人怜惜。怎奈刘彻并无半分意动,冷笑道,“怎么?你若是不敢,何至于质疑朕意。”

未见此女之时,刘彻心便已动杀机。一介民女,驱动的动如是力量,可见心思绝不简单。而他既无法纳之,就定要斩草除根。否则,虽此时大汉在他的统治下稳若泰山,若此女为有心人利用,借着天降奇女的名头,未始不会生出些事来。

他身为帝王,从来是宁可错杀千万,不肯放过一人的。“而且,”刘彻沉吟道,“那彭通胡言乱语,一并赐死就是。”三言两语处置了二人性命,再不说话,径自走了。

**********************************

陈阿娇骑了骏马,一路向黄河行来,策马奔驰,不去管身后跟着的侍卫,只觉北地风霜扑面,泠泠的吹的人精神舒爽。而所有被伤病夺去的凛冽生命力,就在这畅快奔驰中尽皆回归。

不过片刻,便听见黄河波涛翻涌的声音,渐渐的,宛如响在耳边的时候,也就窥见了滔滔黄河水。勒马停驹,哑然失笑。

何必那么多愁善感呢?且让这黄河水涤去所有胸怀里的郁郁块垒。这天地有如许多壮观景象,是她心太拘束,所以不曾看见。

而这时代太早,黄河还不曾如后世那样混浊,清浊交加,咆哮着,向前流去。

黄河水的声音那般大,她听不见嗒嗒的马蹄声,却忽然心中一动,回过头来,看见自远方驰来的大队人马。当先一骑骏马,毛色乌黑,分外神骏。而她看见马上的人,略一怔忡。

除了他,还有什么人,出行一躺要这么多人随行?

她方才方说了要放开己心,此时却忍不住,眼角眉梢都染上了欢欣。那笑意那么美,让刘彻看的几乎痴迷。

随行的侍卫在三十米开外齐齐勒住了缰绳,只刘彻一人催马前行,在她身边停下了脚步。

“娇娇,”他微笑道,“朕其实很开心,你终于还是将朕放在心上。”

他的声音并不轻,只是黄河近在咫尺,涛声盖住了他的声音,阿娇便没有太听清楚。但看着他的神情笑意,竟也猜的出一二。

十三年了,从元朔六年重逢到元封元年巡狩,已经整整过了十三个年头。

这十三年里,她一直冷眼看他来来去去,宠辱不惊,并无悲喜。终于在度过了十三个年头后,学会了再次在意。哪怕那在意远远不如少年时彻底执著,彼此却都清楚着它的意义。

毕竟,她若不是对面前这个男人心怀爱意,又何至于这样在意?

她默然半响,问道,“你将……?”

问了半句,忽然住口。毕竟,他已经出现在这里了,一切,都不必再问。

然而刘彻却似知道她的意思,淡淡道,“娇娇不会再见到她了。”眸中闪过一丝淡淡的残酷。阿娇怔然片刻,随即领悟,诧然道,“又何必呢?”

那个女子虽然野心太大,但也罪不至死。

但她并不是太善良的人,何况想想也明白刘彻的意思。刘彻的帝王尊严,让他容不下有胆量算计他的人。何况,那算计,早已不是一个单纯的女子希望进获宠幸。

黄河水波涛汹涌,远方的侍卫听不见他们的话。就是他们彼此,也要大声些才能听见对方。刘彻干脆策马趋近,伸出一只手臂,将她抱到自己身前。他们身下那匹黑色骏马嘶鸣了一声,摇摇尾巴,似乎不满自己背上又增添了些重量。然而阿娇却是极轻的,轻的他觉得凌空抱起她的时候,手中轻飘飘的不费力道。

“刘彻,”阿娇安静的依在刘彻怀中,轻轻唤道,然而此时他们彼此声息可闻,刘彻便听她道,“你看这黄河,水势汹涌,一旦袭上岸,数千里的田园,便都毁啦。人灾犹可避,天灾不可为。在天灾面前,人的力量,其实很渺小。”

刘彻沉默片刻,道,“朕却是相信凡事都有可为的。治河之事,就算在朕的手上无法完成,还有子孙万世呢。朕相信,大汉江山传承在朕和娇娇的子嗣中,总有一日,会将此事解决。”

她在他怀中嫣然笑开,明知道治河之事,千秋万代,纵在千年后都无法妥善解决。但这人总是这样自信的。自信在他身上,焕发出一种别人再也难及的光彩。

刘彻,她在心中慢慢道,既然你能在此时来到我的身边。那么,我也能退一点。

从今以后,我会真心当你是我夫我君。敬你,爱你……信你。

我期待等到我们白头的时候,重新想起这一生的时光,永生不忘的,是什么?

是少年时的伤害,还是如今黄河河畔不息止的风?

到了那时候,也许就连伤害,都可以微笑着想起。

只要你不负我,我便,永不负你。

曾经的伤害,存在就无法消逝。我也不能将它们抹去,只是,从今以后,我会将它们尘封在记忆里,只要你不掀,我就不去看。

就让我们来看看,时光,会不会模糊记忆吧?

生命,都慢慢老了。

他们坐下的马匹,沿着黄河岸慢慢的走着,脚步平稳。身后数十丈后,无数侍卫缓缓的缀着,保护着大汉帝国的帝后。

是的,帝后。

她放松自己,轻轻靠在刘彻的怀中。刘彻的胸怀很是宽广,让她相信,若有风浪,他可将她护住。多么奇怪,她一生的惊涛骇浪全部来自这个男人,这一刻,她却莫名觉得,他会替她挡住风雨。

忽然想起少时在古书上看到的一句诗,山有木兮木有枝。

“彻儿,”她忽然动了心思,回首道,“我唱支歌儿给你听,要不要?”

他微微低下首来,看着她若有所得的笑靥,慢慢道,“好。”

黄河上的风悠悠的吹过来,将她的发髻吹散了些,些微凌乱的美。她想了想,慢慢起了个调子,其音清越。

“绿兮淇水漪,君自长戚戚;心之忧矣,唯以风相送。”

她的一生,听过太多首情歌,临到最后,还是选了一首有古意的。那一年,她穿越千年的时空,来到这个古香古色的朝代,何曾料到,会是这样一种结局?

“考盘在涧过,三岁越三秋;惜顾无名,今朝再回首。携手同偕老,死生何契阔;月下箜篌鸣,对影成三人;千年已过,梦醒人消瘦。”

从黄河岸一路望过去,莽莽皆是一片平原。初夏的时候,入目皆是绿色,生机勃勃。

而她渐渐信了,命运里牵扯的因缘。

“绿兮柏舟起,随波逐浪行;亦泛其流,不记五州候。”

被迫陷在命运的漩涡时,她也曾不服过。凭什么,大千世界千万万,偏要是一个她呢。而在每一个转折点,如何取舍,亦没有什么对错。生命埋藏着太多变数,只是听凭心意作选择,然后,仔细经营着自己的选择。

至于结局,不必太在意。

“请和我一起,地老天荒白头。风不息不休带走所有忧愁,闻旧日往事前尘一梦远走,怜今日眼前的人再不放手。”

可是呢,她还是希望,有一个美好的结局。可以白头偕老,可以不记忧愁。可以……永不分离。

而这样的希望啊,是不是太贪心呢?

但有些奇迹,总是要有人先相信,才会存在。她在一片祥和的温馨中抬起头来,沿着黄河,前方很远,似乎有牧童再吹着篴曲,曲声俚俗,但洋溢着一片欢乐。

人要是相信欢乐,便会幸福很多。

而汉武一朝最绮丽的一段故事,就在这歌声里,尘埃落定。

第六卷:歌尽浮生完

**********************************

几件事情:第一,到今天为止,《金屋恨》正文六卷完结。剩下的放在包月的部分,还有一个尾声和一个外篇。

第二:赵钩戈,我最初的打算,是扔给刘据或者刘旦的。(不肯让她染指我家陌儿,话说回来,阿娇也不肯要这个儿媳妇,野心太大。)至于如今的结局,是我码昨天一章的时候忽然想到的。

虽然,死的是不值了些,但,我就这么下笔了。跟室友说,这叫一天之内完成生命历程的三级跳,从第一天跳到最后一天,中间全省略。话说,你一个晚上问了我不下十遍赵钩戈的结局,怎么就忘不掉呢?严重表示怨念。

第三,关于上篇那个方士,不少人表示怀疑。下次修,今天不想动笔了。

第四,关于最后引用的那首歌,我今天搜歌词,才发现,很可能存在版权问题。真是晕,今天急着更,先写上。后续,慢慢处理吧。(对乌龟速度表示怀疑)。

第五,关于尾声。

不少人说,你还有这个这个没写。然后我大袖一挥,都扔到尾声吧。

于是,尾声的字数堪忧。

我本来是把这个尾声当作陈阿娇的番外来写的。去瞅瞅我发的另外的番外,就知道我多么能飚字数。

所以,我打算多花些时间写我的尾声。明天停更一天,后天更尾声。但是我并不是要拖文,事实上,我是觉得,尾声,还是一气呵成些看好些。

正文的最后一章,叫做《一曲清歌尽浮生》

而我的尾声,叫做《浮生已到天尽头》

浮生已到天尽头……啊!

后天我更的字数,应该比平常一日的多。

而这是我第一篇长篇小说的尾声,我想,仔细的,慢慢的,写。

最后的最后,就是月票了。

还剩最后两天。我想看看,究竟有多少人支持这本小说,支持我。

希望明天能过半千。(话说,你呀,500就500,非要别出心裁说半千,欠揍!)

祝,欢欣愉快。

愿我的这个故事,伴你走过一个愉快的半年。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金屋恨请大家收藏:(www.52zwx.com)金屋恨52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金屋恨最新章节 - 金屋恨全文阅读 - 金屋恨txt下载 - 柳寄江的全部小说 - 金屋恨 52中文

猜你喜欢: 我在汉朝搞基建[穿书]长姐她富甲一方妖女乱国我的家园[综武侠]金屋恨到清当自强清穿之贵妃长寿穿成潘金莲怎么破~重生成女主的恶毒皇姐穿越农家锦鲤小福女重生之亲王宠妃
完本推荐: 软音全文阅读金屋恨全文阅读到清当自强全文阅读我炒CP翻车后全文阅读杨柳细腰全文阅读撒娇全文阅读星辰变全文阅读全职高手全文阅读绿茶女配真的不想红全文阅读文豪拒绝被碰瓷全文阅读红楼第一狗仔.全文阅读世界一级基建狂魔全文阅读为父指南全文阅读不断作死后我成了白月光全文阅读遮天全文阅读拯救美强惨神龙全文阅读清穿之贵妃长寿全文阅读放肆[娱乐圈]全文阅读盗墓笔记全文阅读在年代文里当绿茶女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以下犯上gl到清当自强踢飞恶毒O配剧本萝卜精的真千金日常哈利波特之进化长夜余火穿越农家锦鲤小福女末日领主撒娇我掌控了灵气复苏二进制亡者列车开局奖励神级战体无敌大百科[快穿]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山有木兮大佬他冷艳无双美综世界无敌之旅危险人格我在游戏里当黄牛神凰不为徒大周仙吏妾无良花都最强老板太上皇的猫[重生]清穿之贵妃长寿穿成潘金莲怎么破~软音出生十三年才给系统最强小农民盗墓笔记

金屋恨最新章节手机版 - 金屋恨全文阅读手机版 - 金屋恨txt下载手机版 - 柳寄江的全部小说 - 金屋恨 52中文移动版 - 52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