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52中文 >> 废太子生存指南 >> 椰子

“来喝药了。”萧彧小心翼翼地端着一碗墨黑的药汁送到床前。

倚在床头的裴凛之看着面前的药碗,诚惶诚恐地看着面前面如冠玉的少年,结结巴巴道:“这、这是殿下煎的?”

萧彧不好意思地笑:“对,头一回煎药,不太会,有点糊,你别嫌弃,将就喝吧。”

“不、不、不,殿下亲手为属下煎药,属下怎敢嫌弃,谢过殿下大恩!”裴凛之就要翻身起来行礼谢恩。

萧彧连忙喝住他:“别乱动!当心撕裂伤口,好不容易才愈合一点。”

裴凛之只好停下来,颤抖着双手去接萧彧递来的药。他的殿下何等的尊贵,而今居然亲手为自己煎药,他如何能干这等粗鄙之事!裴凛之愧疚得简直想一头碰死在墙上。

萧彧看他手抖得几乎要将碗中的药泼出来,忍不住调侃:“凛之这手横扫千军力挽狂澜都不在话下,如今竟要端不住一只碗了。”

裴凛之双手捧着碗,哽咽道:“是属下无能,让殿下受这般苦,属下罪该万死!”

萧彧摆摆手:“这是什么话,真正受我拖累的是你,还要感谢你愿意陪我到这穷乡僻壤来,受这么重的伤。以后也不要叫我殿下了,我如今是一介平民,这里再也没有殿下和属下,只有朋友。你现在的任务是好好养伤,赶紧好起来。活儿太多,我一个人忙不过来。”

“有什么事放着属下来做,殿下千万不要再做了,那些粗活不该是殿下做的。”裴凛之显然比他固执。

“你不用操心,我自有安排。我去做饭了。”萧彧当然没有理会,他是个现代人,没有尊卑之分,人人平等,没有什么是谁该做谁不该做的。而且放着等裴凛之来做,自己岂不是要饿死了。

他现在要做的事太多了:一日三餐需要自给自足;还要照顾一个伤患;房子破旧无比,房顶都塌了,得想法子修葺;院中杂草丛生,院墙坍塌,都需要好好处理;更长远一点,还要找个营生来养活自己;甚至还要考虑躲避不知道藏在哪儿的暗箭。

这么多事需要操心,以至于他都来不及为自己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伤春悲秋。这事太诡异了,说起来简直是匪夷所思,他出差去做调研,路上遭遇车祸,一睁眼就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身边火光映天,尸横遍地,血将海水都染红了,只有裴凛之还活着,但已危在旦夕,若不是他及时为他止血,这会儿怕是早已命丧黄泉了。

是的,萧彧穿越了,从一个二十八岁的农学博士变成了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虽是同名同姓,这少年来头却不简单。

他是安国的前太子,两个月前刚刚被废黜,原因是他的外公大将军周起意图联合外族逼宫谋反,被皇帝扼杀在摇篮中,周氏一族二百六十三口被满门抄斩。母亲周皇后死谏,亦是蜉蝣撼树,无能为力,最后触柱而亡,身殉父母。

萧彧倒是逃过一死,但太子是做不成了,被贬为庶人,流放崖州,也就是后来的海南岛,历史上著名的流放之地,如今还是一片原始的蛮荒之地。

然而即便这样,待他九死一生跋山涉水抵达崖州时,还是遭遇了伏击,随行人除了裴凛之,无一活口,甚至连萧彧都换了个灵魂。

最是无情帝王家。很显然,就算是被废了,流放边地,也不见得能让你安稳活下去。自古以来,废太子有几个能得善终?

这样的事偏生让萧彧这样一个现代人赶上了,除了苦笑,也是莫可奈何。

萧彧觉得大将军造反未必是真,皇帝要除大将军绝对是真。毕竟哪个皇帝也不愿意看到一个手握重兵的外戚,更何况他早就想废长立幼,立赵贵妃的儿子萧祎为太子。如今皇帝终于得偿所愿,高枕无忧了。

至于这个安国是哪朝哪代,萧彧从历史上找不出同一个相对于的皇朝,从他接收的记忆来看,似乎跟历史上最混乱的南北朝时期的南朝非常像,都是偏安东南一隅,北面异族强敌环伺,安国靠着北面少数民族政权之间的矛盾夹缝中求生。

这些都不是萧彧当下要关心的,他关心的是现在怎么活下去,毕竟这条件太艰苦了点。

所谓流放,其实就是坐没有围墙的牢,要么充军,要么服苦役。萧彧作为废太子,到了流放地的待遇还算不错的了,崖州刺史没提劳役要求,还给他安排了住处。毕竟皇帝只是贬他为庶民,并非是真正的罪犯。

只是这房子太破旧了点,说是前任县令的居所,离任后废弃了。房子里什么都没有,废弃的房子,里面的东西自然早就被人合理废物利用了,留给萧彧的只有四面墙和一间完好的草顶房,另外几间恐是给台风掀掉了。

真正的家徒四壁,四面八方都透风,幸而这里是崖州,即便是到了冬天,也不至于冻死人。但也必须要修了,否则台风一来,最后一间都保不住。

萧彧两辈子都没见过这么破的房子!不过好歹算个容身之所,只能慢慢来。

比起少经世事的原主来,萧彧算是相当能干的了,至少基本生存能力是有的,但还是觉得一筹莫展。

所有一切都是原始状态,水要去外面井里打,柴火要自己收集,最最痛苦的是生火,没有打火机和火柴,甚至连火镰都没有,得靠燧石取火,也就是铁片和石头敲击出火星,靠这点火星子将柴点起来。

萧彧头一次生火,差点磨光他所有的耐心,最后愣是凭着他做实验的精神,咬着牙终于将火生了起来,他一高兴,又差点就将火苗子给吹灭了。

此刻他明白了为什么某些少数民族家中有着传了数代的永不熄灭的火塘,纯粹是因为早期人们生火太难了,他现在也尽量让火不灭。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崖州府就在海边,海鲜便宜得不要钱似的。但裴凛之是个病人,还是受了外伤的病人,海鲜这类发物是不能吃的,萧彧便从邻居孟家买了只鸡回来,还托孟家娘子杀了处理了。

鸡比海鲜价格贵了许多倍,萧彧不舍得吃,专门炖给裴凛之的,自己只吃海鲜,好在他也爱吃海鲜。

鸡在陶罐里炖着,萧彧在锅里放上糙米和水,再在上面弄一个竹制的简易蒸架,放上腌好的鱼。缺油,他现在只能吃蒸菜和炖菜,没法炒。

市集上能买到的油只有猪油、鱼油和胡麻油。猪油萧彧不敢吃,因为这个时代的猪圈是修在厕所下边的,吃人的排泄物长大;鱼油是因为靠海吃海,是本地居民主要的食用油类,但萧彧忍受不了鱼油的腥味,情愿不吃;胡麻便是芝麻,油香且健康,缺点就是产量低价格高,是猪油和鱼油的几倍。

萧彧醒来时身无分无,只能将脖子上仅剩的长命金锁当了,给裴凛之付了医药费,又添置了些家当,已经所剩无几,自然是买不起胡麻油的,他需要尽快找到食用油的替代品。

这不,他就看上了院子里硕果累累的椰子,椰子油是多好的食用油啊,只是那高达数丈的椰子树是他无能为力的,只能请人来帮忙了。

正望着灶膛里的火出神,外面传来了孩子的声音:“好香,郎君在做什么?是不是炖鸡?我娘说你把我家生蛋的母鸡买走了。”话音落的时候,人已经到了门口。

萧彧听出是邻居孟家的儿子孟思归,回头一看:“思归来了。”

孟思归十来岁,长得很是机灵,被海岛的太阳晒得黑不溜秋。他是流放的第二代,其父孟洪流放至此后,娶了土著女子,便在此扎下根来。孟洪来自江陵,通官话,孟思归跟父亲学了官话,能跟萧彧交流。本地土著的语言萧彧就完全当外语听了。

“郎君让我帮忙寻一个采椰子的人,我给你寻来了。他叫吉海,最擅长爬树,比猴子还灵活,让他帮你采椰子吧。”孟思归伸手拉了一把身后的少年,将他推到萧彧面前。

萧彧看那少年不过十二三岁,瘦长个,皮肤比孟思归还有黑几度,光着上身和脚丫,身上唯一的裤子都烂成了布条,瘦得肋骨清晰可辨,唯有一双眼睛乌黑发亮。

那少年被孟思归推了一把,又迅速躲到他身后去了,仿佛是看到衣冠整洁俊美无双的萧彧便自惭形秽起来。

萧彧微笑道:“你那么厉害吗?这树太高了,有没有长杆子可以将它们敲下来。”他并不想压榨童工。

孟思归瞪大眼睛,猛摇头:“不可能!找不到那么长的杆子,只能上树摘。这东西长得太高,味道一般,我们都不爱吃,郎君你要它作甚?”

萧彧很意外,椰子不好吃吗?椰汁是多好的天然饮料啊。是椰子的品种问题,还是当地人不爱这个口味?“我有用途,需要很多椰子,最好是能将这里的都摘下来。但吉海太小了,上树不安全,能不能给我找个大人来?”

吉海一听,便往最近的一棵椰子树跑去,双手抱住光溜溜的树干,脚板夹住树干,像猴子一样蹭蹭地就窜上了一大截,看得萧彧目瞪口呆。

吉海上到一半,抱着树干回头看了一下,看着萧彧的表情,脸上露出小小的得意,他一鼓作气往上爬。萧彧终于反应过来了,在下面喊:“赶紧下来,不安全。”

吉海并不理会,继续爬到了顶端,用腿缠住树干,一只手托住一个椰子拧了起来。椰子蒂太结实,拧不下,他又松开两只手去拧,终于将椰子拧下来,扔到地上。

整个过程萧彧心惊肉跳,这也太厉害了,也太危险了,他朝树上招手:“你下来,快下来!拿刀子上去砍,用手摘太危险了!”

孟思归也劝他下来,吉海证明过自己的能力了,便不再逞强,很快溜下树来。

萧彧朝吉海竖起大拇指:“太厉害了,你先等一下,我给你找点东西你再上去。”

吉海被夸得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笑得非常腼腆,自始至终,他都没开口说过话。

萧彧想起屋里炖的鸡,进去一看,柴火都快灭了,打开一看,香气四溢,已经差不多了,便加了点海盐,盖上盖子继续焖着。

“殿下,谁来了?”

萧彧一扭头,发现裴凛之正倚靠在门边,一手按在腹部,苍白的脸上还躺着汗水,显然十分痛苦。

萧彧赶紧跑去扶他:“你怎么起来了?赶紧回去躺下,别撕裂伤口。邻家的小孩帮我找了人来摘椰子。”

“什么噎子?”裴凛之一头雾水。

萧彧扶他回床上躺下:“就是门口树上的果子,可以吃的。饭已经好了,你刚喝了药,晚点再吃,我先去忙点别的。”

裴凛之听到这里,心中如扎了根刺:“恕属下无能,不能为殿下分忧。在我伤好之前,还是找个仆人来照顾殿下吧。”

萧彧摆手:“不必,从前总是你们照顾我,如今我也该学着照顾自己了,万一你们都不在我身边,我也不至于饿死。”开玩笑,就现在这个经济条件,找什么仆人。

裴凛之听到这里,再也说不出话来。要是从前,他肯定把这话当笑话,时至今日,他也明白,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萧彧并不伤怀,他不是个悲观主义者,不愿对已经发生的事自怨自艾,当下碰到任何问题和困难,干就完事了。他拿起了床头的匕首,对裴凛之说:“借你的刀一用。”

裴凛之忙道:“殿下只管拿去便是。”萧彧要他的命都行,更何况那刀还是萧彧小时候赠予他的。

萧彧拿着匕首出去了,对孟思归和吉海道:“你们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他在长满了杂树野草的院子里转了一圈,在篱笆上找到一种藤本植物,试了试韧劲,割了几根细藤下来,扭成绳子,对吉海招手:“你过来。”

吉海不解地走近,萧彧将藤绳系在吉海腰间。整个过程吉海满脸通红,一言不发地任由萧彧在自己身上比划。萧彧捆好绳子,又将他领到树边,将绳子松松地套在椰子树干上:“你套着绳子爬树,这万一手脚无力滑了,你就这么抓紧绳子,能给你一点保护。”

吉海和孟思归都瞪圆了眼,居然还能这么爬树,孟思归催促吉海:“你快爬一下试试。”

吉海抱住树干往上爬,发现绳子简直就是个拖累,非常慢,他嘀咕了一句土话,孟思归说:“郎君,他说这样太慢了,不方便。”

萧彧说:“慢是慢了点,但是安全,就这样吧。这把匕首带上去,然后将椰子割下来。”又将裴凛之的匕首挂在他腰间。

吉海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刀,眼睛发亮,连孟思归都想来摸一摸。男孩子果然都喜欢刀,萧彧自己也很喜欢这把匕首。

有了安全绳,萧彧终于放心让吉海上树摘椰子了。吉海干劲十足,用那把锋利的匕首将熟透的椰果一个不剩得割了下来。

萧彧得到了一地圆滚滚的椰子。至于怎么开出来也是个问题,他一个人肯定搞不定,还得请这俩孩子来帮忙。

※※※※※※※※※※※※※※※※※※※※

终于开新文了,太久没写古耽了,有点手生,这个文开头写了几遍,最后还是决定以比较轻松的方式来写。这是一篇种田基建文,希望大家喜欢。

第一天双更,以后每天日更一章,求多多收藏多留言,爱你们么么哒(づ ̄3 ̄)づ╭

喜欢废太子生存指南请大家收藏:(www.52zwx.com)废太子生存指南52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废太子生存指南最新章节 - 废太子生存指南全文阅读 - 废太子生存指南txt下载 - 寻香踪的全部小说 - 废太子生存指南 52中文

猜你喜欢: 拯救美强惨神龙杨柳细腰被病娇捡到后魔王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妾无良神凰不为徒不断作死后我成了白月光史上第一诡修废太子生存指南以下犯上gl白月光分手日常悲剧发生前[快穿]天作之合他的冲喜小娘子红楼之林家姑姑山有木兮太上皇的猫[重生]红楼第一狗仔.摄政王[综武侠]
完本推荐: 红楼第一狗仔.全文阅读撒娇全文阅读软音全文阅读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全文阅读世界一级基建狂魔全文阅读绿茶女配真的不想红全文阅读穿进无限文科高考全文阅读红楼之林家姑姑全文阅读魔王全文阅读我炒CP翻车后全文阅读他的冲喜小娘子全文阅读我爸是大佬带球跑的小娇妻全文阅读穿成潘金莲怎么破~全文阅读盗墓笔记全文阅读金屋恨全文阅读摄政王[综武侠]全文阅读遮天全文阅读以下犯上gl全文阅读傻瓜镇的居民全文阅读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长夜余火学霸的成攻之路不断作死后我成了白月光神卡时代砂忍骨医在忍界我掌控了灵气复苏神凰不为徒被病娇捡到后玄幻帝皇:开局怒斩妖后出生十三年才给系统星辰变二进制亡者列车高能直播间[无限]傻瓜镇的居民金屋恨撒娇开局奖励神级战体萝卜精的真千金日常枭起青壤男团战争红楼之林家姑姑红楼第一狗仔.妖魔哪里走山有木兮都市:我能看透万物的来龙去脉废太子生存指南兰若蝉声大流寇到清当自强凌天剑神

废太子生存指南最新章节手机版 - 废太子生存指南全文阅读手机版 - 废太子生存指南txt下载手机版 - 寻香踪的全部小说 - 废太子生存指南 52中文移动版 - 52中文手机站